推广 热搜:     交通  食品            东莞拓展训练 

突然坐到地上,嚎啕大哭,越哭越伤心,完全收止不住

点击图片查看原图
 
需求数量:
价格要求:
包装要求:
所在地: 北京
有效期至: 长期有效
最后更新: 2020-03-30 10:25
浏览次数: 25
报价
 
公司基本资料信息
详细说明
  “好嘞!我们替张大厨谢谢您!杨少侠,您请慢用!”

    小伙计得了赏钱,喜笑颜开,准备下楼。

    这倒不是杨毅故意显摆,实则“紫鲮鱼”处理起来非常费劲,普通厨子根本处理不好,须得经验丰富,且身具内力,刀功优秀的大厨,才能完美的处理好此鱼,不至于让此鱼的精华被破坏了。

    杨毅马上要离开望江镇,心里感激张大厨这半年的辛苦,这才拿出三千两银票酬谢。

    “伙计!”

    就听旁边先是啪的一声拍桌子大响,接着噼里啪啦又是杯盘跌落摔碎的声音传来。

    林楠满面怒色,恶狠狠瞪着刚准备下楼的两个小伙计。

    小伙计战战兢兢,不知道这位因何发怒,陪笑道:“客官有什么吩咐?”

    “瞧不起我林楠是吧?你们刚才不是说,望江楼没有‘清蒸紫鲮鱼’吗?这是什么?说,是不是瞧不起我们?今日不给我林某人一个说法,休怪我一怒拆了你们的望江楼!”

    林楠揪着其中一个小伙计的衣领大怒道。

    那锦衣少年,显然也很愤怒,感觉自己三人被人羞辱了,并未阻止林楠,少女秀眉微皱,神情也有些不高兴。

    “二哥,别冲动,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   “误会?有什么误会的?那桌子上,不明明白白放着两尾七八斤大的‘清蒸紫鲮鱼’么?他们分明就是瞧不起我林楠!今日我非要打烂了他这酒楼!”

    越说越气,林楠目光扭头四下乱看,他今日出来,并未携带兵器,想要砸烂酒楼,手里却没趁手的家伙,不由想要找根趁手的兵器。

    忽然,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杨毅旁边放着的熟铜棍上。

    林楠松开手,三两步冲到近前,探手就去抓杨毅的熟铜棍。

    小伙计借机逃也似的跑下楼,找掌柜的报信。

    “起开!”

    林楠的手尚未靠近熟铜棍,就被杨毅轻飘飘一掌拍开。

    林楠先是一怔,接着大怒,“好啊,老子早就看不惯你这种二世祖,今日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!”

    说话间,他再次抢手去抓那熟铜棍。

    杨毅皱眉盯着林楠,待其抓住熟铜棍一头,他也探手,抓住了另一头。

    林楠不屑的冷笑一声,“给我撒手!”

    杨毅冷眼不语,一手抓着熟铜棍,另一手拿起筷子,夹起一块肥嫩的鱼肉,放入口中,慢慢咀嚼。

    林楠单手抓棍,接连试了几次,那熟铜棍如同生根,纹丝不动。

    他脸色顿时涨红,另一手也抓住熟铜棍,同时大吼一声,运起全身的力气,甚至连内力也同时动用。

    但是,那熟铜棍依旧纹丝未动。

    “我杀了你!”

    林楠又惊又怒,仿佛受到了天大的羞辱,双眼血红,松开手,探掌朝杨毅扑杀过去。

    “住手!”

    一旁观看多时的锦衣少年,震惊的看了杨毅几眼,见表弟越发魔怔,要去招惹对方,顿时吓了一跳,赶紧过去从后面死死抱住了林楠。

    “这位大哥,非常抱歉,我二哥他近日心情不好,冲撞了你,希望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   少女走过来,向杨毅拱手一礼,歉意的笑着说道。

    “无妨。”

    杨毅放下熟铜棍,摆了摆手。

    “二哥,你闹够了没有?”

    少女转身看向林楠,气苦的呵斥道。

    林楠发泄一阵,突然坐到地上,嚎啕大哭,越哭越伤心,完全收止不住。

    “我就是个废物,我林楠就是个废物啊,连凌云派的外门考核都过不了,今天更是连个炼体境十层的小子都比不过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   锦衣少年见他这样,忍不住掩面无语,那少女也哭笑不得,伸手去扶林楠。
 
更多>同类求购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