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  食品  小型吊机  交通  污水伸缩接头  沼气池  微型电动葫芦  橡胶地板  伸缩接头,  套筒补偿器 

一根筋,他若当真着恼起来,连杨程万都不会与他硬来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见她欺近,丫鬟急急忙忙护住淳于敏,受惊地喝斥今夏:你、你、你快走开!你怎么一身都是血啊?今夏低首望去,这才发觉自己衣衫上
 见她欺近,丫鬟急急忙忙护住淳于敏,受惊地喝斥今夏:“你、你、你快走开!你怎么一身都是血啊?”

    今夏低首望去,这才发觉自己衣衫上不知何时沾染了许多血迹,斑斑点点,确实甚是可怕。她回想片刻,应该是杨岳吐血时不慎沾染上的。

    “……这不是我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淳于敏身子一软,已然晕厥过去。

    丫鬟顾不上与今夏多言,急急将淳于敏扶回房去。

    原来这位淳于姑娘还有晕血的病症,今夏扶了扶额头,心下难免有三分歉疚。待她接着朝陆绎屋中行去,却见岑寿掩门出来,正立在房门外。

    此举不言而喻,陆绎并不希望有人打扰。

    今夏靠着墙思量片刻,估摸着碍于头儿的面儿,再说阿锐也还好端端地活着,陆绎应该不至于对杨岳太过苛刻,于是她便先回房换衣衫。房中,仅有的两套换洗衣衫湿的湿脏的脏,她踌躇半晌,只好先拿出沈夫人所借的那套衣裙换上。

    在房中坐立不安地等了好半晌,直至听见隔壁房间的响动,想是大杨回房了,她连忙窜过去。

    “大杨……”

    她的手刚刚触到门上,欲推门而入,就听见里面“咔嚓”一声,杨岳把门栓上了。

    “大杨,你还在生我的气啊?”今夏懊恼问道。

    里头是杨岳闷闷的声音:“走开!让我静一静。”

    杨岳平日性子温和憨厚,但却是个一根筋,他若当真着恼起来,连杨程万都不会与他硬来,只会等到他心境缓和之后再作商量。当下,今夏也不敢再劝,只道:“那你自己静一静,但是……千万别胡思乱想啊!”

    房间里头,再无动静。

    今夏慢吞吞地回了自己房间,呆坐在桌旁,也不知该干什么,只支棱着耳朵留意隔壁房间动静,就怕杨岳一时钻了牛角尖做出自残之事。

    大概过了一盏茶功夫,有人敲她的门。

    今夏有气无力道:“谁啊,门没关,进来吧。”

    进来的人是岑寿,仍是一脸的冷然,跟棺材板没啥两样。

    “大公子让你过去。”命令的口吻,生硬得很。

    今夏原就心绪不快,见他摆出官架子,平地里生出一股恼意,身子纹丝不动,问道:“他找我有何事?”

    见她这幅模样,岑寿着实恼火:“大公子找你,自然是有事,你不过是个小小贱吏,怎容得你多问。”

    “我好歹是六扇门的人,只是暂时借调过来,为何不能问?”她冷哼道,“大不了,你去告我黑状啊!”

    “……你还横起来了!你知不知晓,你方才上楼的时候,把淳于姑娘给吓得晕过去。淳于姑娘是何等身份,我告诉你,就这一条罪过就够你在大公子面前吃不了兜着走!”岑寿怒气冲冲地斥责她。

    “砰”得一声,今夏拍桌而起,嗓门一点都不比他小:“她只不过是晕血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!你方才把杨岳打得口吐鲜血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你知晓杨岳的爹爹是谁么?他是六扇门赫赫有名的捕头,我告诉你,就着一条罪过就够你在六扇门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   “你、你……”岑寿气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   “你什么你!”今夏余怒未消,道,“亏你也算个男人,冲我嚷嚷,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?挑软柿子是不是?你捏一个试试,看我不炸了你的手!”

    胸中气闷难平,她不愿与岑寿呆在一个屋子里,抬脚就朝门外走,在门口处正正撞上陆绎。

    也不知他在门外站了多久,究竟听到多少,今夏楞了一楞,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愤怒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只听见身后的岑寿恭恭敬敬唤了句:“大公子。”

    是,他是他们的大公子,自己不过是个外人罢了。

    她将脖子一梗,朝陆绎干脆道:“你去告黑状吧!爷我不伺候了!”

    说罢,她咚咚咚下了楼梯,消失在陆绎的眼界之中。

    作者有话要说:更新太慢,在此狮子统一向大家道歉同时也解释一下。我码字的速度向来是比较慢的,《》的前12字,我足足码了一年多,对比这个速度,现在可谓是火箭速度了。

    每一篇文,对我来说都很重要,我想做的就是尽力写好它,不让自己留下太多遗憾。所以我宁可慢一点,也不想让自己后悔,等写完时才懊恼为了赶时间而没有好好写。对我来说,这真是是最大的痛苦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